Unix,Linux,Windows,黑暗史,操作系统

2019年07月13日 10:32:18莫力
A+ A-

“SCO在言语上变得越来越好斗,而且还拒绝展示有关诉讼的任何证据,一切都似乎在表明,SCO只不过是在那里拉虎皮做大旗地狂言乱语。但是,微软决不会轻易放弃这么可以一个利用这些狂言乱语的好机会。”2003年,《向Linux发起“恐惧战”?》的作者布鲁斯·佩伦斯这样评价SCO。

事情缘起是这样:当年3月,自称Unix操作系统的拥有者SCO公司对IBM提出了10亿美元的起诉,称IBM在开放源代码的Linux中泄露了商业秘密。

Unix与Linux,SCO与IBM、微软,他们是怎样纠结在一起,形成一团解不开的乱麻?

风起Unix

“你写的系统太差劲,干脆就叫Unics算了。”60年代末的一天,贝尔实验室的一位同事对肯·汤普生这样说。

在英文里,Unics发音与Eunuchs一样,而后者的意思是“太监”。汤普生接下同事的嘲弄,稍作修改,把自己研发的系统叫做Unix。

60年代的计算机虽然已不是庞然大物了,但体积仍然不小,而且爱出故障。汤普生回忆:“计算让人着迷,电子也让人着迷,只是不太干净,很脏,因为经常有东西被烧坏。”

操作这些又慢、又笨的大家伙需要专业的计算机程序员,为了提高效率,急需新系统。在这种背景下,汤普生和丹尼斯·利奇研发了Unix操作系统。此时,乔布斯和盖茨还在中学里搞恶作剧,PC和微软操作系统要在10年后才初露端倪。

Unix两位创始人和贝尔实验室也没把这套操作系统太当回事,只是在内部使用,后来大学、研究机构也可以免费使用,而且还提供给他们源代码,因此Unix源代码被广为扩散。

在这段时间里,它没有像后来的商业软件那样急功近利,留下一堆窟窿和补丁,因此,Unix在诞生后的10年里“养在深闺人未识”,在实验室进行着充分的使用和论证,这也是它后来在要求稳定性、安全性较高的企业级客户中得到推崇的主要原因。

到了1980年,Unix开始走出实验室,有数以千计的技术高手想把Unix装在家里的机器上。

此时,后知后觉的贝尔实验室开始认识到Unix的价值,但由于源代码早已外散,无法将其拢起来进行精细的商业开发,于是干脆采取对外授权的模式,研究机构使用免费,企业使用要交授权费,这有些金矿当做铜矿卖的味道。一位贝尔高级主管曾感慨:“Unix是继晶体管以后的第二个最重要发明。”但贝尔实验室错失商业发展机遇。

“幸运的时机好比市场上的交易,只要你稍有延误,它就掉价了。”培根在《论时机》中这样写到。

当时有多家大学、研究机构和公司获得了Unix授权,并由此开始了各自不同的版本演化之路。1993年,拥有贝尔实验室的美国电话电报公司(AT&T)将自己所拥有的Unix权利卖给Novell,后者成为接受Unix衣钵的合法继承人。当然此时的IBM、DEC、HP和Sun因为早年的授权缘故,有权继续进行各自的Unix版本的研发。

1995年,Novell又将Unix相关资产卖给SCO。和两年前AT&T把Unix卖给Novell一把清的局面有所不同,SCO当时没有足够的现金一次性付清,因此Novell初期只是把Unix源代码交给了SCO,对于Unix著作权的归属协议存在着语焉不详和模棱两可的地方。

花了钱的SCO宣传自己是Unix正宗传人,Novell当时视Unix为鸡肋,没有异议,而且此时SCO没有对别的获得过Unix授权的厂商置喙,于是大家进入了一段相安无事的时期。

微软的进进出出

八十年代末,有人问比尔·盖茨怎么看待Unix与微软构成的竞争,他笑着问道:“哪个Unix?”

微软与Unix的关系源远流长,并对SCO的演变起了重要的催化作用。1979年,微软从美国电话电报公司获得授权,为Intel处理器所开发一种Unix操作系统,由于它购买的授权无法直接让该操作系统以“Unix”为名,于是该系统命名为Xenix,可用在个人电脑及微型计算机上使用。微软并不直接把Xenix销售给终端客户,而是以OEM的形式再授权给Intel、Tandy、施乐Altos及SCO公司。

对于微软来说,由于需要从美国电话电报公司获得授权,因而这是一种自己难以把握其未来发展命运的操作系统,而且当时其他厂商不同的版本在搅浑这个市场,所以,盖茨在寻找机会退出这个领域。当微软和IBM达成开发OS/2操作系统的协议后,盖茨便失去了推广Xenix的兴趣。

多年后的历史资料揭秘显示,微软当时脚踩多条船,除和IBM联手开发OS/2操作系统外,微软还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Windows 3.0系统的研发。微软不可能在三条线上同时投入精力,于是决定舍弃Xenix操作系统。

“赛车和做人一样,有时候要停,有时候要冲。”这是电视剧《极速传说》中的一句台词。